u乐打开中国资本市场2019之问

文章正文
2019-12-19 02:01

  新华社北京12月17日电 题:打开中国资本市场2019之问

  新华社记者刘慧

  科创板落地、改革“路线图”出炉、外资流入力度加大……2019年中国资本市场走过“改革年”,u乐深层次、基础性变化逐渐显现。新旧之交,科创板经验如何推广?不断加快的开放步伐影响几何?违法违规成本怎么提高?投资体验如何好转?

  改革深化,科创板经验如何推广?

  2019年堪称资本市场制度改革大年。这一年,科创板顺利落地,注册制试点同步平稳推出。资本市场全面深化改革“路线图”出炉,清晰标注了12个改革方向。未来随着改革深化,科创板经验怎么推广?

  市场各方一致认为,注册制试点平稳有序,与注册制配套的发行交易、投资者适当性管理、退出机制、持续监管等系列基本制度改革也经受住了市场检验。

  “发挥科创板‘试验田’作用,不是简单照搬照抄。我们将统筹各层次市场的功能定位,结合市场实际,在充分评估论证、确保市场稳定前提下,稳妥有序推进改革。”中国证监会主席易会满曾在接受新华社记者专访时这样谈及科创板经验推广。他表示,首先要稳步推行注册制,真正把选择权交给市场,更大程度提升资本市场资源配置效率。加快推进创业板改革并试点注册制,结合证券法修订,研究逐步推开。

  改革从增量推向存量,情况更复杂、要求更高。在业内人士看来,创业板注册制改革涉及上市标准新老划断、投资者门槛的适应性等问题,考验着改革智慧。在增量带动存量的过程中,要考虑市场实际情况,对改革方案进行充分论证,并与市场各方充分沟通,防止预期不稳带来的风险。

  开放提速,给市场带来哪些变化?

  2019年资本市场双向开放进程明显提速。无论是QFII、RQFII等便利外资流入措施落地,还是外资机构股比限制逐步取消,都带来了明显的市场变化。

  记者采访发现,无论是外资金融机构还是本土金融机构,对于中国资本市场的开放步伐加快普遍欢迎,认为将会为中国资本市场和参与各方带来更多发展机遇。

  今年以来,外资买入中国金融资产热情高涨。国际指数编制公司MSCI年内三次调高中国A股纳入因子至20%,富时罗素指数将A股纳入,标普道琼斯则将中国A股上市公司纳入标普新兴市场全球基准指数。

  截至目前,沪深港通北上资金年内累计净买入突破3000亿元。央行数据显示,截至三季末,外资持有中国股票、债券规模分别超过17685亿元、21840亿元,双双创有纪录以来历史新高,较2018年底持仓增幅分别达到53.56%、27.60%。

  资本市场开放的另一个重点体现在即将取消一系列外资机构股比限制。“未来,随着外资在我国金融机构中的股比提高,境外成熟市场的管理经验和经营模式将在中国金融市场发展融合。”厦门大学经济学院教授韩乾说,随着中国金融业开放步伐加速,金融市场各个领域的改革也将不断进行,改革和开放相互促进。

  问题仍存,违法违规成本怎么提高?

  随着改革加速推进,资本市场的生态正在发生深刻变化,退市效率提升等积极信号不断显现。然而,今年獐子岛、康美药业、康得新等上市公司暴露出的问题仍然给市场造成不小伤害。

  无锡方万投资有限公司总经理陈绍霞分析,以獐子岛为例,公司扇贝5年3次大规模出现问题,不仅造成了公众认知出现巨大真空,打击投资者信心,更严重扰乱资本市场正常秩序。尤其是在注册制推进的窗口期,侵蚀着资本市场进一步深化改革的基础。

  违法违规成本怎么提高?随着资本市场全面深化改革“路线图”出炉,提高上市公司质量、提升违法违规成本、增加资本市场的法治供给等改革大方向已经明确。近期,证监会信息显示,已经提出推动上市公司质量行动计划。

  值得关注的是,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五次会议即将审议证券法修订草案,这已经是证券法的第四次审议。提高违法违规成本一直是证券法修订过程中的重点,各方期待随着证券法等法律的不断完善可以从根本上震慑市场乱象。

  钱袋丰欠,投资体验如何好转?

  随着财富积累,中国居民财富管理的需求与日俱增。作为重要的投资市场,A股不振的行情特征,迫切需要提升投资者的投资体验。随着资本市场改革契机逐步显现、改革措施逐步落地,投资者对于A股市场财富效应越来越期待。

  河北投资者陈先生多年来主要通过买股票和公募基金投资A股市场。对于今年的投资情况,他感受到诸多变化。“虽然指数整体看波动空间不大,但是不同行业、同行业不同企业的表现分化很大,对于普通投资者来说跑赢指数还是很难的。整体上看,今年持有的公募基金比股票表现更好。”

  银河证券基金研究中心总经理胡立峰分析,随着中国经济转型升级和资本市场改革推进,中国资本市场有望在居民的资产配置中扮演越来越重要的角色。应不断培育公募基金等机构投资者,提升其服务中小投资者的能力;通过系统化改革来引导中长期资金入市,提升居民的投资体验,同步提升资本市场配置资源的效率。

(责编:李枫、岳弘彬)

文章评论